一表

自学油画的一只表

好久没画画了。想来,自学油画开始就画过两次风景写生。画的好生烂!!!(第一眼感觉好屎,多看了几眼感觉还好,是不是在自我麻痹。)

是日已過,命亦隨減,如少水魚,斯有何樂?
當勤精進,如救頭然,但念無常,慎勿放逸!

一夜之间小强竟然被肢解。放它两次,木有想到还是惨遭毒手!凶案现场还到处留下粑粑,连吾之卧榻周遭亦四处留之,何其嚣张乎?

明明是个只有一点边的漂亮月牙儿,却能变成半月。唉!

观其内,止于外!

此生不知为几何,
愿得求离尘世喧。